追蹤
台灣安心家庭關懷協會官方網站
關於部落格
台灣安心家庭關懷協會官方網站
  • 2577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台灣安心家庭關懷協會成立的由來


引進東元科技文教基金會支助本縣中輟生籌組原住民傳統樂團

幾年前,我剛從台東師院畢業,接著當完兵退伍後,在一個因緣際會的情況下,借調到教育局從事中輟生的輔導工作,剛接手這工作的我,驚覺原來在我不知道的領域中,台東是如此的弱勢,居然有這麼多破碎的家庭,這麼多需要被關心的孩子。因為這份工作,我踏遍了台東很多的小角落,每一次的家訪都是一次的心疼,心疼孩子們沒有一個健全的家庭呵護他們。看到很多令人心酸的故事,也促使我想要成立一個民間公益團體,來為這些孩子做一點事情。

猶記得我經常在半夜和一位熱心的少年隊警官,在各地的網咖、廟宇、小吃部尋找中輟的孩子,常常一抓就是好幾個,也因此得罪了業者、廟方,把我列為拒絕往來戶,每次看到我的出現,就送給我一個很難看的臉色。我不死心,一而再再而三的去找業者、廟方,和他們溝通,讓他們知道,那些都是中輟生,為了孩子的未來,希望他們能協助配合,後來,多數的業者及廟方都願意協助我,規勸中輟的孩子回到學校。

帶中輟的孩子做社區服務

小惠的故事
有一位中輟兩年的國中二年級小惠,多次進出精神科病房,媽媽說他被鬼附身,經常跑到樓頂要跳樓自殺,還會從背後用腳踹媽媽,為了她,媽媽都快崩潰。那段日子,常常在夜裡接到他媽媽的一通電話,我就得急忙開車到他家去協助。有一次小惠跟我說他想要唸書,但不想回學校去,於是那天我帶她到教育局,讓他在辦公室自修,熱心的副局長帶他到辦公室聊天,才沒幾分鐘,就聽到裡面發出很大的聲響,原來是他又發作了,不但亂踢副局長的辦公桌,還作勢要打人,副局長才知道原來我一直在輔導這些學生。
經過長時間的輔導,小惠現在已經順利的讀了兩年多的高職,也輔導她去打了幾次工,他現在還會經常問我:「老師,你覺得我現在跟正常人一樣了嗎?」其實,他早就跟正常人一樣了。

媒體報導的肯定

阿棋的故事
有一次我到北源的深山裡頭找一個中輟3年的阿棋,為了這個孩子,我們動員過學校老師、校長、鄉公所強迫入學委員會、派出所員警、所長…等,但都沒有成效,後來我親自去找他,他一聽到教育局的老師來立刻躲到床底下,他睡覺的地方,是一間蓋在山邊的鐵皮屋,屋內還有一條小水溝經過,水溝中丟滿了垃圾,滿間屋子臭氣沖天,床上的棉被每一條都是又髒又黑,室內也沒有燈光,只有從屋縫射進來的些許光線,我忍著強烈不舒服的感覺,過去要跟他聊聊,冷不防被他狠狠的咬了一口,手上的咬痕,自今依舊明顯。
現在阿棋在我們的輔導之下,現在已經能走出家裡,到學校去上學,和其他同學互動。

引進基金會捐贈吉他成立中輟熱門樂團
阿比的故事
第一次見到阿比時,他國中二年級,第一次見面時,他帶著很重的防備心,不願意透露太多的隱私及心中的想法,我只知道他經常流連在廟裡頭,並且和廟裡的陣頭四處表演,賺取一些零用錢。由於經常要到西部表演,所以阿比也就經常逃學跟去,在他的價值觀裡,學校對他的吸引力、影響力已經是微乎其微。經過半年的輔導,他逃學的情況並未特別改善,而我也越來越不高興他的表現。有一次他似乎發現我的不悅,終於他告訴我:「老師,你知道嗎,每個老師都跟我講,如果我有困難就跟他們說,但是我一點都不覺得你們幫的上忙,所以我不想講……」原來阿比的爸媽在前年就相繼過世,並未留下任何的財產給他,幾個親戚還因為為了爭奪政府補助的喪葬費用而鬧翻,他最怕的就是放假,因為一放假所有同學都回家去了,他不想待在學校,所以只能去廟裡面,他最需要的經濟來源完全沒有,政府的補助他一毛也沒拿到,他帶著落寞的表情告訴我:「老師,我沒有家」,當我聽到這句話時,我又心疼又激動的眼淚已經在眼框中打轉了。

孩子在熱門音樂中找到自我的信心
 
這些中輟生的故事,台東一年至少都有一、兩百個不斷地製造發生,根據多年來的輔導經驗發現,其實只要能讓他們平安順利的度過國中的叛逆階段,一直到十八歲成年,幾乎多數的孩子都能夠成為正常的社會人。但是家庭、學校、社會也常常是在這個階段放棄了他們。常言道,犯罪及偏差行為往往是「種因於家庭,顯現於學校,惡化於社會」,所以真正能解決問題的方法,還是要從家庭教育著手。


帶孩子們在戶外上課的情況
 

根據國外的研究以及我多年來從事中輟生輔導工作的經驗,我們將中輟生的輔導措施分成三個部份:
一、事前的預防:部份得從家庭教育著手,是最重要也是需要花最多時間來執行才能看到成效。
二、中輟追蹤協尋:這部分需仰賴教育、警政、法務、社政系統的有效結合,才能把孩子找回來。但是找回來之後,讓孩子中輟的原因並沒有消失,再輟的可能性極高。
三、復學輔導安置:這是我認為目前最迫切需要去執行的,而台東的復學輔導安置機構是全國最貧乏的地區,以致中輟生的輔導陷入困境。

報告中輟生輔導的概念及計畫
 
成立台灣安心家庭關懷協會
現行的教育就像罐頭工廠一樣,學校出來的學生都用一樣的檢驗標準,不愛讀書的孩子往往被老師所忽視,所以這類的孩子就會用其他的方式來引起注意或是獲得成就感,而這些方式往往都是行為偏差的。所以解決問題的方法,就是「選替式教育」的推動,讓這類的孩子,在現行的教育體制之外,能有另一個選擇。這也是台灣安心家庭關懷協會目前在努力的目標-與政府部門合作成立一所台東的「合作式中途班」。
合作式中途班是政府許可的教育體制,教育部也一直希望台東能有民間機構來做,只要能夠找到一塊地,建造一棟可供住宿的建築,教育部就會補助之後的軟硬體設備以及師資的費用,只要能在初期募到一筆經費,就能夠帶來更多的政府資源來投入,這是很值得去執行的公益投資,為了孩子們的未來。為此,我決定把自己下班後以及假日的時間,都投入在成立台灣安心家庭關懷協會的工作上,期待能夠號招更多的人一起來為這個社會奉獻、付出。
 
台灣安心家庭關懷協會創辦人  洪宗楷2008/12/30

就因為曾經走過,更懂得孩子們需要的愛與關心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